<address id="r1d7l"></address>

      <thead id="r1d7l"></thead>
      <sub id="r1d7l"></sub>

      <sub id="r1d7l"></sub>

      首頁 > 法治 > 投訴 > 正文

      中介卷錢,害苦租客

      時間:2016-11-14 10:39 來 源:人民網 作 者:付文 瀏覽 字體:

      timg14.jpg

      11月13日,在武漢市工作的王雅琴,還在焦急地等待著一份開庭通知。她和她的合租室友王紅瑩等人正遭遇著一場意料之外的麻煩。

      兩個月前,已經交了房租的她們,突然就被房東給趕出門來。怎么回事?原來,她們碰上了一家玩“失聯”的房地產中介,錢沒交到房東手里。記者就此展開了采訪。

      真房東上門攆人

      9月9日上午,室外陽光明媚。難得輪休的王紅瑩,剛剛從睡夢中醒來,就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你們要么把房錢給我,要么趕緊搬走!”眼前這名女子,來勢洶洶。“你是誰啊?”王紅瑩怯生生地問。“我是這房子的房主!我姓朱。”中年女子沒好氣地說。

      王紅瑩突然有點蒙:房租不是交給房東了嗎,怎么又冒出來個房主?靜下心來和這位朱女士聊了一會兒,王紅瑩才搞明白:原來,自己租的房子是中介代理出租的。

      朱女士稱,今年3月份,她和武漢市我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簽訂了《武漢市房屋出租代理合同》,合同期兩年。“房子給中介半年了,到現在我只收到一次房租。現在中介我聯系不上了,這是我的房子,你們趕緊搬走。”朱女士稱,她此前多次催要無果后,才上門“收房”。

      記者了解到,這棟房屋位于武漢市洪山區獅城名居5棟1單元。今年4月1日,王紅瑩在網上找房時,覺得這套房還不錯,就撥打了電話要求看房。接電話的人名叫于振樓。

      看完房當天,王紅瑩就和于振樓簽了房屋租賃合同。雙方約定,合同約定租賃期限為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每月租金為800元,租金提前1個月按季度支付;此外,王紅瑩還需要向于振樓支付800元房屋租賃押金。合同中明確規定,如果于振樓在租賃期內收回房屋卻沒有提前通知的話,必須返還租金余額并且按月租金的兩倍賠償。

      這套房子,除去主臥、次臥和書房之外,廚房也被改造成了一間臥室出租。在這棟房里居住的,除了王紅瑩之外,還有鄒倩、王雅琴、張真3人。其中,鄒倩住在主臥,月租1300元;王雅琴住在次臥,月租1000元;王紅瑩和張真分別住在另外兩間,月租800元。房租均采取押一付三的方式支付。

      王紅瑩說,直到見到真房東之前,她都以為于振樓就是房東,而不知道他是中介,“他從來沒說是中介,而且帶我們看房的時候儼然一副房東的表情”。4名租客當中,簽合同時,只有王雅琴知道于振樓的中介身份。送走了朱女士,回過神來,王紅瑩立即把遭遇“真房東”的事告知了小伙伴。

      中介玩失蹤

      得知此事之后,王雅琴立即趕到了合同中武漢市我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的地址——洪山區珞喻路1號鵬程國際1棟B單元16層1607室——討要說法。

      “我們4月份就到這里來辦公了,你說的這個中介公司我沒有聽說過。”正在此處上班的一位工作人員跟王雅琴說。

      “我一下子就感覺,肯定是被騙了!”9日當晚,王雅琴一下班就跑到洪山派出所報案。“當時是一位男民警接待的。聽了我們說的情況,他說‘因為你們已經在房屋內居住,說明中介已經部分履行過合同內容,因此不屬于經濟詐騙,而是房東和中介的經濟糾紛。’”王雅琴告訴記者,該民警稱,“這是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公安也管不了。”最后,這位民警建議王雅琴去法院起訴于振樓。

      9月10日,王雅琴終于打通了于振樓的電話。她提供的電話錄音顯示,于振樓稱公司現在資金周轉困難,老總已經回北京籌錢,等老總回到武漢之后,一定把房租交給朱女士。于振樓讓王雅琴等人與朱女士好好溝通下,下次房租可以直接交給她,不必再通過中介公司。在電話中,王雅琴要求和于振樓、朱女士三方一起見面商量如何解決,但于振樓始終回避。

      當天,王雅琴又通過朋友查詢發現,我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變更了法人和地址。“新地址其實在一棟居民樓里,我敲了好久的門都沒人應,旁邊一位住戶說那家住的是一個做翻譯的小伙子,沒有公司辦公。”

      自此之后,于振樓將王雅琴4人號碼拉黑,電話不接、短信不回,完全“失聯”。后來,王雅琴等人又撥打市長熱線投訴。9月18日,洪山區房管局一位王姓工作人員回復說:房管部門之前已經遇到過數起類似投訴,這家公司明顯是一家“騙子公司”,但因為該公司沒有在房管部門備案,因此“也管不了”;同時,該公司即使來備案,房管部門也因為它“劣跡斑斑”而不會給它備案。

      湖北仁濟律師事務所律師朱斌認為,該中介未按法律規定辦理備案、房管部門負有對中介經紀行為的監管職能,稱“管不了”并不合規。

      這名王姓工作人員還向王雅琴建議,聯合房東一起起訴我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首先房東與中介終止合同,要求中介支付拖欠的房租、退回押金;然后王雅琴再與房東簽訂新的租賃合同。

      9月20日晚上,朱女士通知物業斷電斷水,要求王紅瑩等4人必須于21日之前搬離。萬般無奈之下,9月21日上午,她們分別出去重新找房子。那天,她們搬家一直搬到夜里11點。

      起訴路漫漫

      無獨有偶。租住在洪山區珞南街圓夢美麗家園8棟3單元的殷穎也“被于振樓擺了一道”。10月8日,房東王先生給殷穎室友打來電話,說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房租。殷穎告訴記者,她交了3個季度的房租,但房東只收到兩個季度的錢。

      房東王某表示,他今年4月份與于振樓簽訂了代理合同,但現在始終聯系不上于振樓。10月13日,王某向于振樓所在公司發出律師函,解除了合同。之后,王某與殷穎等人協商,同意雙方各退一步:殷穎繼續免費住兩個月,期滿后雙方簽訂新的租賃合同。

      殷穎的朋友,徐鐵也碰到了類似的“霉頭”。“我今年8月底跟一家叫做中原偉業的中介公司簽了合同,租住在友誼大道東園時光道小區內;但10月中旬,一個自稱房東的人找上門來,說他沒收到中介的錢,要求我們搬走。”徐鐵說。

      “房東就來過那一次,之后沒見過。但不管怎樣,我是不會搬走的。”徐鐵認為,他是和中介公司簽的合同,房東無權趕他走。而鄒倩在洪山區人民法院咨詢時,也得到了同樣答復。

      9月18日,鄒倩到洪山區人民法院法律援助窗口咨詢時,接訪人表示:房東與中介簽的是代理合同,租客與中介簽的是租賃合同;房東即使沒有收到房租,只能找中介而無權趕人。就目前而言,在聯系不上中介的情形下,鄒倩等人直接告房東是最方便的。

      “從入住到搬離,我一共交了3次房租,分別是3月底、5月底和8月底,另外3人的情形也是一樣。按理說,我們應該住到12月份。”王雅琴告訴記者,“因為于振樓沒有把我們的租金及時交給房東,我們才被趕了出來。算上物業費、押金和違約金,我們4個人的損失在2.1萬元左右。”

      不久前,王雅琴等人已將朱女士以及中介公司一同起訴至洪山區人民法院,討要損失。10月21日,洪山區人民法院已經受理此案。而對殷穎而言,她還拿不定主意是否起訴房東:“起訴吧,肯定要翻臉;不起訴吧,又咽不下這口氣。”

      [實習編輯:李雅歌]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chinakingstone.com.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57221935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