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1d7l"></address>

      <thead id="r1d7l"></thead>
      <sub id="r1d7l"></sub>

      <sub id="r1d7l"></sub>

      首頁 > 專題 > 人物 > 正文

      護士長陳靜:如果連我都害怕,那誰來救患者

      時間:2020-03-02 10:58 來 源:法制日報 瀏覽 字體:

      “如果連我都害怕,那誰來救患者”

      記火神山醫院重癥醫學一科護士長陳靜

      圖為陳靜(右)與患者交流。 本報通訊員 吳浩宇 攝

      □ 本報記者 廉穎婷

      □ 本報通訊員 孫國強 吳浩宇

      做事果斷、雷厲風行,工作中的陳靜令人印象深刻。

      陳靜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火神山醫院重癥醫學一科護士長,個子不高,看上去還有幾分柔弱。平時和氣的她一到重癥病房,立刻不茍言笑,被護士們稱為硬核護士長。

      穿戴防護服、隔離服、面罩、護目鏡等大大小小近幾十道程序,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她對每一個人都嚴防死守,只要有一道程序不符合標準,在她這一關就過不了。

      醫護人員進入“紅區”的每一道洗消程序、每一個防護要求,陳靜天天講、人人講。她說:“每天講兩遍不夠,我就講兩百遍。”

      白衣戰士沖鋒陷陣

      “我沒有你們說的那么高大完美,就是一個有31年軍齡的老兵。國家有難匹夫有責,何況我是一名軍人。”

      入伍31年,在腎內科血液凈化中心當護士長18年,她幾乎沒有休過一個完整假期。女兒已是大一學生,卻很少有機會和媽媽一起出去走走。

      1月24日凌晨4時整,平時失眠嚴重的陳靜好不容易瞇了一會,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震動聲音驚醒。電話是醫院護理部主任彭飛打來的,一向沉穩的彭飛主任這次語氣異常急速,通知她務必在1小時內上報支援武漢的護士名單。

      盡管已有思想準備,但深夜緊急接到命令的那兩三分鐘,陳靜腦子里幾乎是空白的。她知道這次疫情如虎,任務非同尋常,必須速斷速決確定人選。

      陳靜首先把自己“框”進名單,自己歲數最大,又是護士長,理所當然是沖鋒陷陣第一人。知妻莫如夫,曾在武漢上大學的愛人在一旁輕聲說:“以前都是出國為了別人,這次是為咱‘家人’去打仗。我支持你。”陳靜聽了好生感動。

      隨后,她在腦海中迅速確定另外幾人,并一一打電話通知。說到這兒,陳靜低頭沉默了一會兒,眼圈有點紅,但很快收起了情緒。

      她說:“這些90后姑娘比我女兒大不了幾歲,但她們接到通知沒有一個猶豫的。什么是戰士?她們就是。什么是勇士?她們就是。我敬佩這些孩子。”

      護士劉玲玲是陳靜一手培養出來的骨干,聽說護士長要赴武漢,她也強烈要求上戰場。

      1月24日早上8時,確定護士人員名單后,陳靜又接到更加艱巨的任務。醫院黨委決定派出48名護士,由陳靜負責帶隊。臨行前,醫院領導專門交代她,必須要完完整整地把所有人都帶回來,一個都不允許掉隊。

      晚上9點50分,飛機起飛了,陳靜和戰友緊緊地裹著軍大衣蜷坐在機艙里。兩個小時后,飛機準點降落武漢天河機場,個頭瘦小的陳靜跟著隊伍向武漢開進。

      堅守最危險的地方

      “我是做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但沒想到這里如此危險、如此艱難。我不能有任何畏懼,哪怕刀山火海都得上。”

      陳靜進駐的漢口醫院是一家康復醫院,原本并不具備傳染病治療資質,且缺乏必要的防控設施。

      “真有一種前赴后繼的感覺,但我們是解放軍,來了就得沖上去。”陳靜說。

      1月25日大年初一晚上8點,這是陳靜一生都難忘的時刻。這天晚上,醫療隊確定次日進駐漢口醫院重癥病房,3名醫生和5名護士組成第一梯隊第一班崗。

      在駐地12樓會議室里,陳靜將醫療隊神經外科護士長張婷、婦產科護士長李玲玲、骨科護士長周宏玉召集起來定下第一梯隊方案。

      護士長張婷至今都記得那晚陳靜說的第一句話:“明天誰跟我上?”潛臺詞很明顯,陳靜已經把第一個名額留給了自己,誰也別爭。

      話音未落,3名護士長都表示第一個上。考慮到李玲玲不是重癥專業,周宏玉患有貧血,兩人首先排除。最終敲定陳靜、張婷、劉怡琳、王小煥、李金燕5人作為第一梯隊第一班次。

      改造病區、打針輸液、采集標本、監測生命體征、護理患者、打掃病區,在漢口醫院工作的一周里,陳靜帶領護理團隊的戰友,穿戴厚重的防護裝備,忙碌在各病床旁。

      在重癥病房,護理工作需要日夜守護患者,直面病毒的風險往往更大。一次,在為一位發熱患者清理喉嚨時,患者咳出的痰液濺到陳靜的防護面罩上。她沒有躲開,而是耐心地清理了患者污物。還有一次在給患者喂飯時,病人突然嘔吐起來,陳靜一邊安撫一邊拿出床下的臉盆,一點點為患者擦拭干凈。那位病人盡管很虛弱,依然伸出大拇指點贊。

      一同在病房戰斗的火神山醫院護理部副主任徐正梅對陳靜身體狀況一直特別關注,每天都問好幾遍。考慮到陳靜一年前剛做完兩次手術,準備把她暫時調出重癥監護病房。

      誰知陳靜堅決不同意,堅持要守在最危險的地方:“我不一定做尖兵,但我不可能做逃兵。如果連我都害怕,那誰來救患者?”

      黑臉管家嚴防死守

      “深水救人連游泳圈都沒有,怎能救人?自身安全防護做不好,不就等于戰場上主動繳械嗎?”

      2月2日,在漢口醫院奮戰8天8夜后,陳靜和戰友們轉場到火神山醫院,和全軍支援武漢的戰友一起協同作戰。

      考慮到前一階段戰斗的出色表現,火神山醫院黨委任命陳靜為重癥醫學一科護士長。擔任主任的知名專家張西京教授得知陳靜既不是傳染病專業出身、又沒有重癥病房工作背景后,心里一度很擔憂。

      按照之前的工程設計,傳染重癥病房分為污染區、緩沖區、清潔區3個區域,值班醫生可以從重癥病房返回到半污染區進行醫囑處理。看完工程設計圖紙,陳靜馬上警惕起來,她結合抗擊埃博拉病毒的經驗,當場提出整個病房設計從進到出,必須是單向行走,不能折返。

      陳靜認為,重癥病房工作區的劃分就要非黑即白,要么是污染區,要么是清潔區。張西京非常認可地點了頭,對這個瘦小的新搭檔有了全新認識,之前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重癥醫學一科是由來自軍隊多家單位的醫務人員組建而成,護士占一大半。不同軍種、不同醫院、不同專業,醫護人員工作習慣、治療理念、防護意識都有很大差別。作為大管家,陳靜如履薄冰。

      從穿防護服與隔離衣、戴護目鏡到戴鞋套、洗手,自身防護大大小小近幾十道程序,陳靜死死盯住每一位醫生、每一位護士,哪怕是在生活區,她都瞪大眼睛盯著。

      護士左添一直有摸臉的習慣。一天晚上,左添下班回到住處等電梯時剛要摸臉,就被陳靜嘮叨了一頓:“我今天已經看你摸3次臉了。”左添一下紅了臉,但這句話已經記在心上。

      重癥病房監護護理異常重要,針對編配的護士來自不同專業,特別是重癥病房護理經驗欠缺的實際,陳靜量身訂做、知人善用,把護士分成多個班組。

      護士陳亞平很要強,但身體虛弱,一進重癥病房就吐,有時吐得滿臉都是。出于安全考慮,陳靜果斷調整她到后勤班負責物資申領。

      瘦弱的陳亞平每天從機關推拉幾十箱物資往返病房,看了讓人心疼,但她卻說:“這是陳護士長對我的特殊關愛,累一點苦一點不算什么,比在重癥病房的戰友們輕松。”

      [責編:xnc0344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chinakingstone.com.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85891267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