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1d7l"></address>

      <thead id="r1d7l"></thead>
      <sub id="r1d7l"></sub>

      <sub id="r1d7l"></sub>

      首頁 > 曝光臺 > 正文

      模特圈亂象:10個新人9個被騙過 行業幾乎沒有規范

      時間:2018-12-21 09:41 來 源:錢江晚報 作 者:俞任飛 瀏覽 字體:

      模特圈亂象:10個新人9個被騙過

      涉事模特公司已停業整頓,杭州市市場監管局表示今年接到類似投訴32起

      業內人士稱,淘寶模特這個行業火了很多年,但規范幾乎一直沒有

      陸珂不是第一個受騙者,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受騙者。

      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從2014年起,收費拍攝模特卡的淘寶模特騙局就不絕于網。作為“電商之都”,杭州集聚了全國最多的淘寶模特與直播網紅,市場需求催生了行業發展。

      據統計,2010年,杭州專門為電商服務的圖片攝影公司不足200家,而現在的數字至少翻了10倍。

      市場大了,泥沙俱下。采訪中,不少從業者告訴記者,這一行水太深。

      在58同城等招聘網站上,所有模特招聘頁面上都會有置頂一條提示:建立模特檔案、辦法收費、試鏡押金都有欺詐嫌疑,請警惕!

      就在昨天,錢報記者了解到,陸珂投訴的那家模特公司,已經停業整頓。

      市場監管局:已接到多起投訴

      杭州的馮女士和陸珂有一樣的遭遇。她比陸珂早一周面試,也更早發現自己可能被騙了。

      而經紀公司一直以不再派單威脅,禁止模特們私下聯系。

      直到兩人在地鐵站碰頭,陸珂這才明白,自己也上當了。

      在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今年共收到模特招聘投訴32起,其中4起涉及藝線文化。其辦公地所屬的東站樞紐市場監督管理所也接到過6起投訴,“上周就有一起,基本都是交錢、拍照,說是做模特,最后不了了之。”一位負責人表示,涉訴金額多在1000元至3000元不等。最多一筆,投訴人一年內陸續花費9480元,用于辦理模卡和宣傳。

      更多的人沒有投訴,而是在網上尋求維權。在豆瓣,網友們總結了自身被騙經歷,羅列了近十家“杭州的騙子模特公司”,藝線文化名列其中。

      在百度“模特卡”貼吧內,幾乎都是哭述被騙的。記者翻了幾頁,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發生在杭州。

      “宇哥”是貼吧的常客。“你說的是杭州東站那家吧,我去過。”對錢報記者提起的藝線文化,他并不陌生,此前想做網紅的他,也面試過多家模特公司。

      相比其他人,他還算幸運,因為他要回了錢。“回家一查我就知道上當了,第二天就去鬧,開著免提報警,對方怕了,很快就退了錢。”宇哥告誡記者,別拍模卡,也別接活,“否則要回錢的概率很低”。他說,這幾個月,來找他咨詢的人不下十幾個,大多沒有下文。

      東站樞紐市場監督管理所負責人告訴記者,藝線文化辦理過營業執照,也具備相關營業資質,在日常檢查過程中,藝線文化也確有模特業務展開。因此,在今年6起投訴中,除1起處理前雙方已協調撤訴外,基于當事人訴求,市場監管所采取了協商調解的模式。“投訴人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就是退還部分費用。”該負責人表示,協商雙方意見后,投訴基本都解決了。

      昨天,記者再次來到位于東站附近的藝線文化公司,卻發現大門緊鎖,海報已被撕下。透過門縫向內張望,辦公家具還在,但人已不見蹤影。

      根據招聘信息撥打該公司電話,也無人應答。邊上辦公室員工表示,“昨天警察來過,今天就關門了。”

      記者從江干警方了解到,警方今年已接到多起投訴,對該公司早有關注。通過多部門合作,從昨日起,該公司進入停業整頓階段。

      模特:10個新人9個被這樣騙過

      “太常見了,10個里有9個新人被騙過。”安娜是一名有4年經驗的車展模特。類似套路她見過太多,“前段時間,我高中同學想做模特,還問我要不要交2000元做張模卡?”

      其實,大二剛入行時,她也上過當。校外的一家廣告公司收了她1000多元的建檔和宣傳費,并拍了套模特卡。結果幾個月后,她一次單子也沒有接到。

      她告訴記者,所謂模特卡其實就是模特的作品集,是接單時的“敲門磚”。模特卡所體現的,應當是模特的個人實力與工作經驗,“既要體現模特的五官、身材、膚色等特征,又要表現應對不同拍攝的風格與鏡頭表現力。”

      即便有了模特卡,多數企業還是會要求模特本人前來面試,“換上衣服亮個相,他們滿意了才行”。安娜說,多數模特的模特卡,來自于此前的工作積累,“這種臨時拍的藝術照,對于接活幾乎沒一點用處。”

      這些公司的套路可不止模特卡,形象卡、試鏡費、宣傳費…… “即便你在別處已經拍過這些,他們也會以不符合標準為由讓你再拍一次。” 安娜表示,說白了,就是要你掏錢。

      “在業內,拍攝模特卡,費用一般也由經紀公司出,而不是自己負責。”另一名職業模特Emily也認為,“既然經紀公司看重你,就不會在乎這點小錢。” 她自從簽約上海某家大型模特經紀公司后,一系列包裝宣傳費用均由公司負責,“只有幾次請專業老師授課,是我們自己湊的錢。”

      業內人:模特行業的坑有很多

      阿瑤做淘寶模特8年,從2011年入行到現在,她自稱已經是“半退圈”的老人。

      最早做婚紗攝影模特,當時正值淘寶模特大火,一家杭州工作室看中了阿瑤,以每月一萬元的薪酬挖來了她。“杭州本地的模特不夠了,就有公司開始各地招人。”她印象里,剛來杭州時,淘寶模特還不到現在的五分之一。

      短短幾個月,從最初的50元一件,阿瑤的模特費很快翻了3倍,在整個四季青都算小有名氣。“2012年是我最火的時候,那時我拍一件衣服,最貴要收400元。”在拍出幾款爆款后,阿瑤的身價水漲船高,旺季時一天要拍百來套服裝,光模特收入就是兩萬多元。2015年后,阿瑤就很少再接新單,按她的說法,就是“過氣”了。“這個職業生命周期很短,”她解釋說,時尚風格永遠在變,店商和消費者也會很快厭煩看到同一張臉。

      “很多時候,都缺乏明確的規則。”模特卡之類的坑,在阿瑤看來,只是冰山一角,她給記者舉了兩個例子。

      “就拿合同來說,不僅有些經紀公司不簽合同,過去接單時也往往是口頭協議。”像阿瑤這樣的獨立模特,多時每月接單近百份,“我不可能每次拍攝都和客戶簽合同,很多時候當場忘了收錢,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另一方面,對模特的誤解也時有發生。“以前,微信里偶爾會接到‘商務單’的邀約。”阿瑤解釋說,所謂的‘商務單’就是邀請模特陪同參與一些社交活動,“有的還注明‘綠色局’,誰知道有沒有貓膩?”在阿瑤看來,這個行業火了很多年,但規范幾乎一直沒有。


      [責編:xnc3470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chinakingstone.com.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57221935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